哪裡有便宜的菜賣,哪裡租房性價比最高,哪一路公交車投幣只要1塊,哪種藥更省錢……沒有人會比他們更清楚這些。他們可能是職場新人,可能是退休老人,也可能是大病患者,或者是農民,正用自己的方式和生活較勁。很顯然,他們需要更多的政策蔭蔽。
  有這樣的一群人,在他們的地圖裡,醫院永遠是重重的一筆。他們皺著眉頭,捧著各種化驗單,捏著扁扁的錢包,百般糾結。譬如,南京江寧的居民胡興中。
  自打3年前妻子被確診肺癌晚期,看病便成了家裡的頭等大事,各種開銷也如山一般壓在老胡心中。所幸,今年區里又有了新政策,在正常醫保報銷外,還有領到大病保險補償。“感謝這個政策,這樣從精神上、經濟上都能減輕我們一些負擔了。”
  除江寧外,我省蘇州、南通、連雲港、淮安和宿遷均已試點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居民無需另外繳費,便可享受待遇。省保監局人身保險監管處處長夏衛新:“比如說這個大病患者看病十萬塊錢,自費藥啊什麼的,只能報銷5萬塊錢,剩下的五萬塊錢扣除一萬元以上,對這個4萬塊錢分段進行賠付。”
  政策累積效應下,住院醫療總費用超過15萬元的重大疾病患者,實際報銷比例將達80%以上。
  回望2013,享受社保大傘更多蔽護的絕不止老胡。
  還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雖已溫飽無虞,也擺脫了只從“面朝黃土背朝天”里謀取生計的模式,但仍是隱憂重重。比如,僅憑每月幾十塊的新農保養老金,等到年老體邁不能打工不能下地時,如何度日?就此,2013年也有好消息,我省將從省級層面整合新農保和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制度。也就是說,農村老人的養老金可能和城鎮居民一樣多了。省人社廳農保處陳焱:“兩項制度合併後,基本的待遇和繳費的標準,都變成統一的制度。”
  還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剛剛從象牙塔中走出,經歷了“世上最難就業季”。為謀得一份工,他們不敢“忤逆”用工單位,即使被拖延試用期、拖延社保繳納,依舊噤聲。不過,沒關係,《社會保險費申報繳納管理規定》11月已開始實施,新員工入職30天內,單位需為其繳納社保,若企業未按規定足額繳費且未補繳的,由社保部可從其金融機構存款賬戶劃撥。江蘇九州祥和律師事務所律師葛鬆濤:“這個條例對原先就已經實施的《社會保險法》的一個細化,繳納的程序和時間上有了更明確的操作性,社保機構在處理違法用工或是社保違法方面提供了法律上的依據。”
  也有這樣的一群人。他們已雙鬢染霜行動不便,入住養老機構,醫時附近無醫院,不能刷醫保給兒女又添了額外負擔。但從今年起,這些老人,他們將抹去懊惱與心疼。我省出台政策鼓勵護理型床位的建設,南京已率先試水,建設了超過100家醫養結合型養老院。南京民政局副局長趙軍:“把社區醫院、大醫院和養老機構結合起來,這樣使老人住在養老院就能享受基本的醫療服務,報銷醫療費用。”
  其實,若要盤點2013年社保新政,受惠的遠不止上述人群。但作為大病患者、農民、老人、職場新人,這樣的群體受到社保大傘的更多蔭蔽,更能讓我們看到社保制度其公平要義所在。2014年,我們期待更多。
  【江蘇新聞廣播(南京地區fm93.7)練微】   (原標題:2013,他們迎來了社保大傘的更多蔭蔽)
創作者介紹

新股

drpkpqgw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