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的生與死**---x的前成員taiji所作(3)
3.9 破壞樂隊 「是男人,應該說幹就幹。」這是X的一貫主張。從結成開始就老是打架,這並不是因為好強。特別是我、YOSHIKI、HIDE都是不認輸的個性,關於打架的逸事可說是沒完沒了的。  地下時期的架,全是被挑起來打的。當時我們做到了別人沒做到的事情,因為演唱會動員人數成倍增長,無論好壞,都會很受其他樂隊的關注。  這其中,就有抱著「想看看是怎麼的樂隊的人」,我們眼前就出現了這樣的人。「你們是X的人嗎?出來一下。」有很多這樣沒有意義的找茬打架事件。只是一瞬間他們就躺在桌子上了。我們的話,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說著「我回來了」。返回店中繼續喝酒。通常,一被找茬,開打“轟”地一裝就是對著鼻子一拳,只是這樣就會說「再也受不了」的人,多半遇到的都是這樣的傢伙。和其他樂隊衝突是家常便飯。有一次,在大阪的道頓崛商業街上,憤怒的YOSHIKI居然是拿著木刀來回跑著的。  但是在成為主流樂隊後,我們打架的內容也變了。誹謗、中傷的次數少了,更多精神上的原因占了大半。  表現特別顯著的是HIDE。他本性溫柔,是比別人要細膩一倍的人。所以對於即使是一點不認真的態度也會反應很激烈。有一次在某地的live house因不能接受店員的態度而使這家店成了無法營業的狀況。還有,在第一章也提到過,因為公事和ziggy的主唱M一起喝酒時,不知什麼原因兩人吵了起來,居然把酒店休息室裏的滅火器都搬了出來。  這時,我立刻出手制止了。HIDE控制不了的時候,我就起到了制止他的作用。不知為什麼,兩個人一起失去控制的情況是從未發生過的。當然,我失去控制的時候就由HIDE來制止我。  但是,YOSHIKI的話就不同了。我和HIDE如果不阻止的話是停不下來的。他真發火的時候是會不顧一切,哪怕是見血。他的話,整家店會一天就被全部毀掉。這之前,我們兩人會拼命阻止他,而結果我們便總是受傷啊!
3.10 瞬間的存在  我最厲害的一次,手臂受傷縫了一四針。大阪音樂廳演唱會的前一天,一個人出去的時候和人打架,失去控制的我打破了玻璃窗,立即就被送去醫院縫針,止痛的嗎啡用完後,醫生宣佈:這樣去彈貝斯是不行的。疼痛是藥都無法抑制的,也許會在演奏時傷口全部裂開來。  儘管這樣,我還是只想著去參加演唱會。「幾萬人都等著呢!我不能讓Fans失望!」醫生被我的這番熱情感動了。我當天是打了嗎啡站在舞臺上的。而且,因為這藥的效力使傷口沒有感到疼痛,最終才能很棒的發揮。那以後,大阪音樂廳對我來說成了傳說中的音樂廳。  仔細想想,不僅是打架,我們真的破壞了很多東西,一直反復著破壞和賠償。不知何故,就算是我,如果僅僅只有一次,即使是賠償也還是會覺得很抱歉。  正好是接受有線放送新人大獎之前,因為打架損壞了東西,我被逮捕了,最後在拘留所裏呆了幾天。我太笨拙了,自暴自棄不知冷靜,最終造成了嚴重的破壞。為了把破壞身邊東西的證據藏起來,我想了很多,但卻發現已經沒有辦法了……就是在那個時候我作了深刻的反省。  就打架而言,決不是什麼好事,我們為什麼總是那麼好鬥呢?也許是想用「打鬥來破壞世間的常規和矛盾吧!」必須堅守的東西一樣也沒有。只是緊張的生活著。我想就是因為這樣,一次一次的把生命全部都賭上,在這瞬間拼命地生存著吧!  現在的樂隊中,我們這樣的人還存在嗎?我們是少有的那種絕非「不會飛的鳥」。
3.11 麻煩的製造者  在1992年,東京巨蛋連續三天的現場演唱會結束之後,我離開了X。  關於我離開X的原因,眾說紛雲,而真正的原因,我一直只放在自己心裏。今天我特別要提起這一件事。總算能夠在今天,把這件事,在我心中,做出一個清楚明白的了斷了。我想,關於我離團的一切起因,都是源自於一個最直接的原因:「金錢」。當時總是成日主張著:「所有版稅收入都應該要平分成五等份」的我,或許變成了一個令人很厭煩的人了吧?! 那一天,YOSHIKI對我說:「請你離開X吧。」就這樣宣告了對我的撤換。現在回想起來,我想,到那個時候為止,我所有各種的言行舉止,與從那個時候開始,對X而言,我的存在,都早已經是YOSHIKI與HIDE之間一直在商議著的話題。會下這樣的結論,一切的起因,或許就是因為我對於版稅收入的分配想法跟大家不同也說不定。  不過,我真的希望這不是YOSHIKI他們所做出的決定。我也想過,或許是因為還有著其他什麼在暗地裏秘密運作的外在強力原因所決定的。啊!我希望我自己能這麼想。  我的確是一個會製造麻煩的人。但是,我相信自己絕對不是一個不必要的人。 我幾乎參與了所有X曲子的編曲工作。要談起我自己的話,我相信自己以身為一位 Bass 手而言,是具有相當優秀的才能的。但是,這也就是所有麻煩的起因。 簡單來說,就是我沒有辦法接受任何的妥協。。  例如,就拿跟YOSHIKI有關的事情來說吧。雖然我知道他脖子受了傷,還總是儘量硬撐著勉強上場演出,可是我卻特別針對他有時因此而無法上場演出的那一些部分指摘他。X,對我而言,必須是十全十美的,我不能容許它有任何瑕疵存在。我想,有任何人能夠提出建議,指摘,總好過X永遠都不能進步。所以我覺得這麼做,是我的職責本分。我跟YOSHIKI之間的衝突越來越頻繁,我對其他的成員的督促也是毫不客氣,決不放水。  所以,X的成員討厭我。而對幕僚工作人員而言,我一直就像是個「人間爆彈」一樣的恐怖。儘管如此,我對於周遭的人,是用什麼樣的眼光在看待我的,我仍然完全不在乎。  因為我所做的一切,全都只因為我愛X。
3.12 無法改變的自我  我想我是不會改變的男人。不管怎樣出名,都不會有所改變。即使是成為主流樂隊之後,過著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生活,我都仍然沒有絲毫改變。  確實,想到過辛苦集齊的五萬日元,但我自身對金錢的價值觀也改變了。也許是覺得現在和以前相差懸殊,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富裕了以後,就會開始冒出物欲。高級車子、房子、名牌服裝是很自然的。一切事情都能享受到貴賓待遇,生活日漸富足。大概這就是,從開始不能理解富有的人並對他們的生活懷有嚮往,到夢想實現之後的證明吧!  X的成員也不例外。感興趣的物件不同,各自把自己的這種“證明”收入手中。我覺得這樣也很好。搖滾樂上,各執己見是沒有辦法的。成功的形態,每個人所描繪的景象也是不同的吧!  但是,對我而言的成功,有些特殊。比高級車子更棒的是機車,比專屬樂手更有意思的是團隊。沒錯,我的夢想就是機車團隊。朋友們一起開著幾台機車一起進入演唱會場。曾經,機車團隊成了配合我們音樂錄音帶中的一個場景,那影像至今印象深刻。對我來說那樣子一直是“搖滾樂”的感覺呢!紅白歌會出場時,這種姿態也沒有改變。  花了幾億元置衣的歌手也有,我只是冷眼旁觀。我還是穿著皮衣的樣子。拍錄影帶時,其他成員穿著值錢的衣服出鏡,一邊的我卻穿著普通的衣服,這回憶又湧上心頭。 




if(window.yzq_d==null)window.yzq_d=new Object();
window.yzq_d['FTQMMsorwvU-']='&U=12968qa5b%2fN%3dFTQMMsorwvU-%2fC%3d-1%2fD%3dZ%2fB%3d-1%2fV%3d0';


























**x的生與死**---x的前成員taiji所作(3) - ?.?.?娟娟?Hide 部屋??.?.(?v ?)? - Yahoo!奇摩部落格





部落格

 

.
創作者介紹

新股

drpkpqgwr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